山鬼暗啼

https://mr.mbd.baidu.com/wm7jkra?f=cp

👍👍

叶修萌战应援:

起点决赛已经开始,目前叶叶与第二的差距非常小!!
请叶粉们行动起来!加入点心群,一起为叶叶爆肝点心!
欢迎加入给叶叶点心心,群聊号码:853532501
另附决赛投票教程,与帐号切换教程!
请没有时间入群的叶粉每日必用【微信/QQ/手机号】三个帐号进行投票,每一个独立的微信与QQ均可用来登录起点!
【!!!!本条博客请大力扩散!!!!】

大家来围观一下哈哈哈,真的xswl哈哈哈哈哈哈,简直承包了我今年8月份的笑点。



底线是不可触碰的:

【不针对全职高手】【只针对部分同人】
请周叶粉给忘羡粉一个解释。
先说个前提:魔道自16年爆红至今,忘羡也成为耽美界最火的cp之一。全职热度也很高,但是在17年动漫播出后才大火。(ps周围大部分人看过魔道,但只知道全职名字。看过的大部分是男生 。)周叶之前不算火,近两年突然大火。

高亮:问过全职原著粉,周叶原著几乎没交集。
周叶主要是靠同人写的好火的,这点她们家也承认,说自己神作多(呵呵)

再来看看叶修与周泽楷的性格(问过不少全职原著粉总结的):

叶修:耿直,喜欢说垃圾话(嘲讽别人),本质温柔,很懂得尊重别人

周泽楷:话少,乖巧,礼貌
再看看周叶同人

叶修:浪,玩世不恭,喜欢调戏(撩)周泽楷,经常开黄腔。

周泽楷:表面沉默淡然实际上很霸道强势
周叶同人文里看到很多“叶修撩过火想跑但被周泽楷拖回来xxx”是不是很眼熟?我特意去看了几篇,就有很多,可见频率之高。

我文笔不好表达不出来,你们去看看吧,找几篇周叶同人,把叶修和周泽楷替换成魏无羡和蓝忘机,毫无违和感。

同人ooc我能理解,但ooc偏的这么明显,呵,要说这些周叶太太没看过魔道,谁信?

前段时间浩然剑里名字装了你们就说抄袭,这可是性格装了你们怎么洗?

对大部分道友来说,江澄还好,但忘羡就是我们的底线!

请周叶圈做一个明确的答复。

这个号就用这一次,我知道全职粉中会有很多骂我的,我不会看的。因为我知道理智粉更多,可以冷静看这个问题,希望不要影响到我们两家的关系。

跟广大道友们说一句:不要因为怕招黑就放弃争取自己的权利,黑子无论你干什么她们都会黑你。只是因为她们讨厌秀秀和魔道而已。我们粉丝很多,大家很厉害,不要怕她们。


【杂谈】故事构思十问

林朵:

在构思故事时,我习惯用一系列自问自答来协助自己完善故事构架,现将常用步骤总结于此,仅供大家参考。




(1)这个故事发生场景的世界观是怎样的?


(2)主角的背景与性格设定是怎样的?


(3)重要角色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?


(4)主角想要达成怎样的最终目标?


(5)阻碍主角达成目标的核心矛盾是什么?


(6)主角打算采取怎样的方式解决矛盾?


(7)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主角将会遭遇哪些低谷或反转?


(8)主角在故事结束时会在哪些方面取得成功或失败?


(9)这段经历将给主角带来怎样的人物变化?


(10)这段经历将让角色之间的关系产生怎样的变化?




需要强调的是,故事形式千变万化,构思方法也数不胜数,以上只是我个人惯用的构思方式,并不适合所有情况,切勿盲从。




本文收录于本人《行文且思》系列:


(1)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


(2)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


(3)故事构思十问


(4)如何让笔下的角色拥有爱


(5)创作随感
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德古林那: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今年我高一。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包括我。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我呸。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救救孩子。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。
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

有时就一种很悲伤的感觉。在打开关注列表,准备点入几个喜欢的太太主页吃粮时,突兀而惊讶地发现,该账号已注销。

然后矫情的话就从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蹦出来。像什么人走茶凉,像什么曲终人散,再比如说什么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
也不管应不应景了,反正悲伤的写离情别绪解的诗词一个又一个在脑海中浮现。把我的心压的沉甸甸的。

之后就有一种惶恐的感觉。我所喜爱的其他人也会不会一个又一个离开?等到这个圈子慢慢变成我陌生的样子,我到那个时候是否还能守住我的初心?我对它的兴趣会不会慢慢减少,直到我变成我不想变成的那种人?

负者歌途-Adeline:

我的男神,他的名字叫叶修。
不是叶不修。也不是叶不羞。
 
他不是不修边幅。
只是在那段辛苦的时日,心无旁骛地追逐梦想对他来说是比仪容和气色更重要的事情。
在需要他代表战队的形象出面的时候,在面对重视的友人、尊重的对手或者任何应当予以相应重视的场合的时候,他的整洁帅气不输任何人。
他十五岁就离家出走,见过大风大浪,经历悲欢离合。他的生活能力和他的智商情商一样没有任何问题,知道怎么照顾自己,也明白如何照顾他人。
他过去没当过、现在也不是、未来更永远都不会成为任性胡为自理无能的垃圾米虫!
 
他不是一味的脸T群嘲没下限。
他的温柔包容,不是毫无底线的宠溺纵容,不是毫无原则的低声下气。
他的自信执着,不是为了个野图为了点材料就六亲不认不择手段,不是沉迷游戏毫无自制力的网瘾晚期。
他的随和幽默,不是不分场合的玩笑,不是照着人心窝子往死里戳的恶意嘲讽。
他的洒脱透彻,不是没心没肺,更不是把别人或自己的脸面扯下来当鞋底子踩!
 
我承认我常年戴着四十米厚的脑残粉叶吹滤镜。但是上面这些话,我真的是把滤镜摘下来之后再说的。
KY也好,强迫症也好,神经病也好,吃饱撑的也好,怎么骂我都行,我不在乎。
但是别把我最喜欢最欣赏的那个人物,当做一个道具、一个傀儡、一堆行走的梗、一个可以搓圆捏扁任意屈折的对象!
妈的。

*本篇文字lofter内外都开放转载,请自便。